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

温啤酒

他快步走在魔法部阴暗的地下走廊里,头顶的灯因为长期漏水和维护保养处怀特先生不甚准确的咒语时亮时暗。

大战结束后,金斯莱曾对魔法部进行了时代性的维修和扩建。遗憾的是,被现任部长称为“传统部门”的魔法交通司依旧设施陈旧、蜗居地下。

也许他该劝劝卢修斯投资一下魔法交通司的基础建设。

走进还算明亮开阔的办公室,接待室的科莫递给他了一份今早的预言家日报,他接过报纸,坐进高背椅里,打开电脑,调出麻瓜的早间新闻播报。

“对角巷惊现麻瓜一家,究竟是魔法部的失职还是古老咒语的失效”,“哈弗尔德医院接受了一批间断性遗忘症患者,目前病因不明”……

接连的新闻和播报冲击着他的大脑,自从对青少年巫师的踪丝管控放宽以后,有一些不服管教的年轻人喜欢搞些恶作剧——譬如在麻瓜聚居区放一个偷来的门钥匙。

他感到有些头疼,毕竟这牵扯到很多问题。他需要处理好和魔法部各部门的合作,思考到可能会出现的法律纠纷……尤其在政治立场上,“马尔福小子”必需如履薄冰。

科莫在他面前放了一杯温过的,具有法国风味的啤酒。

他呷了一口热啤,极淡的黄油味化开在口腔,这让他想起他的学生时代。的确,在伦敦三月料峭的春寒里,没有什么比热啤更温暖人心。

“你早,司长”声音从办公室的一个角落传来,他的副手厄尼·麦克米兰正在检查一批从印度进口的飞毯,他的头似乎都埋进了那堆花花绿绿的毯子里。

“你早,米克米兰。我们在门钥匙方面有一些麻烦。”他放下酒杯,开始着手整理准备移交给门钥匙办公室的资料。

突兀的敲门声响起来,与之伴随的是高跟鞋在地板上“咯噔”的声响。

“这年头没人敲门”厄尼咕嘟着抱怨了一声。

“请进,格兰杰小姐”他停下了手上的整理工作,从办公桌后走出来,紧张的扯了扯袍子的袖口。

“早上好,马尔福先生。”礼貌的疏离感给对面的褐发姑娘蒙了一层雾。

桌子上的啤酒要凉了,他没来由的想到。

“这是法律执行司的材料,您要是有问题的话还可以和我面谈。”

“好的。”他绞尽脑汁的想要多谈点什么,但开口却只能说出一个单词。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健谈的人,学生时代的骄昂跋扈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当他现在面对格兰杰时,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甚至找不到和她多一句话的理由。

“也许你需要一杯温啤酒”他看着她,扯出了一个奇怪的露齿笑。

赫敏·格兰杰似乎有些懵,绯红色浮在她的面颊,像是春夏之交蔷薇果的颜色。

“具有迷人的法国风味,由艾斯特拉尔的冬大麦酿造。当然,还佐以蜂蜜伯爵的黄油。”接待室的科莫直接给格兰杰递上了一杯冒着泡的啤酒。

格兰杰喝啤酒的样子很有趣。

他也抓起了自己的杯子,啤酒有些凉了,黄油腻在瓶底,谈不上好喝。

没有什么比他和格兰杰一起在办公室里喝啤酒更诡异的事了。如果忽略掉横冲直撞的紫色小飞机和米克米兰清点飞毯时的计数声,他甚至会觉得他和她在约会。

“科莫先生,马尔福先生。你们司拥有全魔法部最棒的啤酒”格兰杰令人诧异的向他绽开了一个露齿笑。

评论(2)
热度(21)

© 树莓浮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