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

圣诞节

他弄坏了一个时间转换器。

清晨,当他起床准备拆杉树下的礼物时。他打碎了她妻子放在橱柜里的一个纪念品外的玻璃,而那个小小的、金色的纪念品顺着楼梯滚到了底层。

那是魔法部给战斗英雄的奖励,他妻子得到了一个时间转换器纪念品,装在一个玻璃匣子里,放在她的橱柜里。

他伸手捡起那个时间转换器,那金色的东西在他手心里闪闪发光。

他是一个巫师,他当然记得巫师的第一准则——禁止轻易用肢体触碰魔法物品。

但是魔法部明确宣称,在凤凰社对伏地魔的神秘事务司战役中,所有的时间转换器和有关时间旅行的魔法物品在激战中已全部化为灰烬。

这意味着,没有一个时间转换器留下来。

他准备拿着这金色的小东西上楼,用恢复咒恢复那个破了的玻璃匣子,把这个有些拙劣的纪念品放进妻子的橱柜里。

他在踏上台阶的一瞬间感到恍惚,天花板好像突然了飘起雪花,一片一片的凉丝丝的落在他脸上。小孩子组成的合唱班好像在楼梯旁唱起了圣歌。

他突然看见一棵装饰着星星的高大冬青树出现在不远的地方,一栋栋挂着巨型海报的百货大楼拔地而起,宽阔的街道上轿车呼啸而过。

很明显,他离开了他的家。也许是在他的手触碰到那东西时,时间转换器起了作用。

他该死的就不应该相信魔法部的任何一句话。

他不知道他在哪里,在什么时代。但是显而易见,他来到了一个麻瓜聚居区。

他非常冷,十二月的伦敦的湿冷能侵蚀人的骨头。他下楼时只穿了衬衣和睡裤。现在,风正钻进他的领口、袖口和裤管里。

“你好,先生。请问您需要帮助吗?”一个麻瓜小女孩探头探脑的从他身后走出来。

小女孩抱着一个呆丑的熊,瞪着眼睛看着他。她咧开嘴笑了,露出两颗过大的门牙。“您是圣诞老人吗,来自芬兰或者冰岛?我是说 ,您突然出现在这儿,是在变派发礼物的魔术吗?”

他有些愣神的看着小女孩的门牙和长发。突然,不可抑制地因为刚才女孩的那个问题笑了起来。

女孩带着一脸不理解看着他自顾自的傻笑,她伸出手,“我是简,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他眨了眨眼,看见一片雪花恰巧落在女孩的鼻尖上。很正式的,他握了握女孩的手“我叫安德鲁,是一个魔法师。”

对面的女孩皱了皱眉“安德鲁先生,您看来像个法国人。白色的头发在伦敦可不常见。另外,难道法国人过圣诞节都喜欢穿衬衫和睡裤吗?您看来可真冻啊。”

女孩把玩具熊用一只手拎着,解下自己温暖的羊绒围巾。踮起脚尖想围在他脖子上 。

但是她太低了,围巾可围不到他脖子上。当他弯下腰时准备接受女孩的围巾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开始变得透明。他像雪花一样飘散了,化成了星星点点的光,落在了女孩的肩膀上。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来。温暖的光和圣诞节早上热巧克力的肉蔻味俘获了他的感官。感谢梅林,他回到了台阶上。

他看见那个金色的时间转换器正躺在他手里。转环已经折断了,这个时间转换器再也不能用了。

他平静的走上台阶,用恢复咒恢复了破的玻璃匣子,把那个断了环的“纪念品”放进了妻子的橱柜里。

圣诞节的清晨,窗外的雪还在下。

评论(1)
热度(17)

© 树莓浮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