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

一点鱼

最近的马克笔 最后有创创 他真可爱

我好想吃冰啊,醋栗、覆盆子和树莓冻在冰块里,还有那种奶奶做的鲜果炸糕。而不是做构造作业的PPT。

换换了一下 还是要早点睡觉

上课的摸鱼 周六真好

之前买的荷尔拜因合作款的本子,肥肠好看。

下雪的早晨上课迟到了,于是去咖啡馆画画了。嗯。

铅笔很好玩。

温啤酒

他快步走在魔法部阴暗的地下走廊里,头顶的灯因为长期漏水和维护保养处怀特先生不甚准确的咒语时亮时暗。

大战结束后,金斯莱曾对魔法部进行了时代性的维修和扩建。遗憾的是,被现任部长称为“传统部门”的魔法交通司依旧设施陈旧、蜗居地下。

也许他该劝劝卢修斯投资一下魔法交通司的基础建设。

走进还算明亮开阔的办公室,接待室的科莫递给他了一份今早的预言家日报,他接过报纸,坐进高背椅里,打开电脑,调出麻瓜的早间新闻播报。

“对角巷惊现麻瓜一家,究竟是魔法部的失职还是古老咒语的失效”,“哈弗尔德医院接受了一批间断性遗忘症患者,目前病因不明”……

接连的新闻和播报冲击着他的大脑,自从对青少年巫师的踪丝管控放宽以后,有一些不服...

找到了一些旧物。

1 / 4

© 树莓浮冰 | Powered by LOFTER